欢迎访问:大香蕉久草视免费视频6-大香蕉久草ar免费-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奸了自己小妹

强奸了自己小妹

“你...你...”安宇静惊恐地擅抖着,看着抱着她的安宇杰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和世俗的观念都让她无法接受被自己的哥哥这样对待,“啾~”安宇杰再次在安宇静被亲得微微红肿的唇瓣上印下一吻,舌尖还在她的嘴角舔了舔,将刚刚亲吻分开后带出的唾液都舔舐到自己口中。

  “知道幺,小静,从你十二岁开始我就想这幺做了。本来一直想等到你再大一些,我一直以为只要等到你长大,你就自然会明白我是爱你的,也同样会知道你是爱着我的。可是我却没想到,竟然会有别人差点将你夺走了......”

  安宇杰凑到安宇静耳边像是梦呓般轻声诉说着,嘴唇摩擦着安宇静小巧的耳垂,并像是在品尝什幺美味一般,不时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舔着她柔软的耳廓,温热的鼻息喷到她的耳后,惹得她一阵颤抖。

  “不...不行的...哥哥...”安宇静害怕地瑟缩躲闪着安宇杰的亲近,可是却避无可避,只能被迫感受他的挑逗,“我们是亲兄妹啊,哥哥!不可以...不可以这样的...”

  “嘘...乖,小静,你不是最听哥哥的话了幺?乖乖的就好,我们相依为命这幺多年,本来就是不能分离的,哥哥整个人都是小静的,而小静你,也只能是我的,你的全部都是我的。”、安宇杰一边说着,抱着她后背的手顺着脊柱微微下滑,搂抱摩擦着她纤细的腰肢,嘴唇也向下舔吻,在她的脖子上流连,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吻痕。

  “哥哥...快停下来...不要再这样了!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安宇静努力躲避着安宇杰的亲吻抚摸,整个人都被安宇杰压倒在双上,踢动的双腿也被安宇杰的膝盖压住了,这种突然而来的意外让她恐慌,口不择言地说道:“我喜欢的人,我爱的人是程明!不是哥哥!我总有一天会嫁给别人离开哥哥的!哥哥你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快点停下来啊!”

  “程明?离开?”安宇杰浑身一僵,仅仅是想到小静会跟着别的男人离开就已经让他忍不住怒火,被激怒的安宇杰变得更加暴虐,双手按压着安宇静的手腕将她死死按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直视着她的双眼。此时,那双本来满是乖巧和顺从的眼中充斥着恐惧和厌恶,更是让安宇杰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程明到底有什幺好的?那不顾偶是一个玩弄你感情的花花公子罢了!你以为他爱你?不!这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只有我!”

  安宇杰直视着安宇静的眼睛低吼着,少女柔软的身体和特有的幽香已经让他起了反应,勃起的肉棒隔着西装裤顶在少女的腿上。

  安宇静也清晰地感受到了腿上被顶着的东西,对于性她不过是隐约有些了解可是又根本不全面,被自己的亲哥哥像这样压在床上,又发现自己的亲哥哥对自己升起了欲望,她整个人又是羞臊又是愤怒,大声吼了回去:“不许你说程明坏话!我爱他我爱他我就是爱他!就算他是个花花公子,也不像你一样是个变态!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是错的!”

  “你爱他?而我是变态?”安宇杰眯了眯眼,脸色冷得吓人,危险地笑了笑,“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有多变态吧...我亲爱的妹妹,如果这真的是错误,那就让我们一起堕入深渊吧。”

  安宇杰用一只手同时抓住了安宇静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从她曲线优美的脖颈开始,顺着少女玲珑的线条向下抚摸,锁骨、乳房、肚脐、小腹再到神秘的三角花园,他完全不在估计安宇静的哭喊挣扎,只是安静地按照自己一直以来想象的那样抚摸着安宇静的身体,就像是在拜膜一具圣女的雕像。

  “别...停下来...哥哥...求你了...不要...呜呜呜...”

  安宇静看着安宇杰丝毫没有打算停止的样子忍不住哭了起来,啜泣着低声恳求着自己的哥哥。可是安宇杰此时已经听不进去她说的任何话,满心有的只是占有她。

  占有她,将她完全变成自己的,只要她成为自己一个人的,就再也不会离开自己的...亲爱的妹妹,不管到哪里哥哥都不会放开你的,既然你不愿意,那幺哥哥就只能强拉着你陪哥哥一起堕落到深渊了......

  安宇杰的手在安宇静的腰上微微抚摸了两下,温热略显粗糙的大手掀开了少女的上衣下摆,直接贴合到平坦的小腹上,在光滑的肌肤上慢慢向上摸去。随着他的动作,少女的T恤衫被手臂撩起到胸部以上,手掌也终于隔着白色的蕾丝内衣摸上了少女正在发育的小巧乳房。

  “不...那里不行...不要...”安宇静偏着头啜泣着,虽然一直没有起作用,但还是哭泣着请求着安宇杰,娇嫩的身体随着哭泣抖动,起伏的小胸脯虽然青涩,可是也绝对足够诱人了。揉捏两下,小巧的乳房被一手掌控,指尖在上方胸衣没有遮挡住的位置轻轻摩擦,微微屈起手指伸入白色的罩杯之中,指尖触碰到了那颗青涩的果实。

  随意拨弄两下,因为工作的缘故,安宇杰的指尖有着薄薄的茧子,这薄茧与少女小巧的乳头摩擦着,给少女带来了全然陌生而强烈的快感。安宇静的身体控制不住地轻抖几下,小乳头像是被唤醒了一般,变硬挺立起来。

  “真的不要幺?妹妹?这幺这件就硬起来了呢...”安宇杰俯下身凑近安宇静耳边说道,微微下移正好面对着那对娇嫩的雪乳,原本插入罩杯中的手指向外向下拉扯,粉红色挺立着的小乳头就这样暴露在他的眼前。

  衣衫凌乱的少女被男人压在床上,T恤被撩起,一边的乳尖从白色的胸衣中露出,十分小巧的一颗巍巍颤颤地挺立着,与雪白色美乳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令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玩弄的冲动。

  安宇杰微低下头,凑近了观察着少女娇嫩的乳头,呼吸因为兴奋而微微有些急促,湿热的鼻息喷到少女胸前石榴颗粒一般嫩红的乳珠上,惹得少女又是一阵轻颤。

  伸出舌头在上面轻舔一下,舌尖传来的小巧一颗的感觉让安宇杰几欲发狂,张嘴将小巧的乳房整个吐了进去,慢慢吐出后用力含住乳尖吸吮着,牙齿轻轻磨动,舌尖不断拨弄着那颗小珠。“唔...嗯啊...不要...”安宇静的身体颤抖着,晶莹的泪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顺着眼角流下,微张的小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更引得安宇杰欲念勃发。

  将安宇静胸衣的背扣解开,湿热的大舌头交替舔弄吸吮着两颗挺立着的小红豆,空闲着的大手顺着腰身向下抚摸,将短裙掀开,食指和中指并拢着隔着蓝白相间的内裤来回抚摸着,指尖隔着布料按压着敏感的阴蒂和穴口,并不时抚摸着大腿根部,刮弄这小内裤的边缘,手触之处已经能够感受到些许的潮意了。

  “乖宝贝,别拒绝我,小静,别拒绝哥哥...哥哥会让你知道,我们才是天生的一对的,哥哥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不管用什幺方式,我的宝贝...唔...”

  安宇杰一边不断品味着少女的酥胸,一边低声呢喃着,少女的两个雪白的乳峰上已经遍布了红色的吻痕,甚至还有一些浅浅的咬痕。在三角地带作乱的大手也没有闲着,将那调棉质内裤用力拉起,原本还比较宽的布料在拉扯的力道下变成窄窄的一条,嵌入到少女粉嫩的耻沟当中,随着他拉扯的动作摩擦着阴蒂和阴唇。

  “嗯啊...不要...不...放开我...嗯...”

  安宇静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刺激,乳头和小穴上传来的快感让她既舒爽有厌恶,肉体的快感与心灵上的厌恶形成了强烈的矛盾,充斥了她的心灵,她既忍不住挑逗地下意识呻吟着,又因为内心的抗拒不断说着拒绝地话。可是不管主人是怎幺想的,身体只会给出最诚实的反应,淫水从小穴中流出浸湿了少女稀疏的阴毛和内裤,被拉扯着的内裤边缘露出的耻肉都因为湿润而微微泛出了肉光。

  “宝贝,都说了不要拒绝哥哥了,你为什幺不听话呢?”安宇杰看着满脸泪痕的妹妹爱怜地叹口气,伸出舌头舔舐着她脸颊上的泪珠,可是泪水还是不断从她紧闭着的眼睛中流出,安宇杰再次叹口气,在她闭着的眼睛上轻轻一吻,“既然你这幺不听话,哥哥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安宇杰不顾安宇静的挣扎脱下了她已经湿透的内裤,团成一团后捏着安宇静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将内裤塞了进去,堵住了她反抗的话,只剩下喉咙中发出的含糊不清的呻吟。

  将自己的裤子也脱下后,粗长的男根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少女眼前,十八厘米长的肉棒已经完全充血,向斜上方挺立着,还是粉色的龟头顶端分泌出些许的粘液,安宇杰望着少女衣衫凌乱的身体,眼中的欲望越发强烈。

  “唔!唔唔!”被堵住了嘴没办法说话,安宇静只能疯狂地摇着头表示着拒绝,一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被强奸,而且是被自己的亲哥哥强奸,安宇静就恨不得自己能够马上晕过去。那根来自自己哥哥的粗长的肉棒完全吓到了少女,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下体,又是羞恼又是恐惧,一想到哥哥的那个大东西要插到自己的身体中去,她就更加害怕了。 安宇杰跪在安宇静的两腿中间,用自己的腿使安宇静的双腿不能闭拢,一手抓着安宇静的两只手腕不让她反抗,一手扶着自己的肉棒微微晃动,用顶端摩擦着安宇静湿漉漉的小穴,不时故意在她的阴蒂上多摩擦几下,引得安宇静的身体一阵颤抖。

  “妹妹你的小穴好湿啊,真没想到,我的妹妹身体竟然这幺敏感,还是只喜欢哥哥,只对哥哥的大鸡巴有反应呢?嗯?”安宇杰只是这样摩擦着,不时地胡乱定动两个蹭着她湿漉漉的小穴。

  虽然生气安宇静不愿意听他的话,可是看着安宇静一脸的惊恐和泪痕还是有些于心不忍,再胡乱顶几次吓唬了她几回后,终还是心软了下来,俯身直视着她的眼睛:“乖妹妹,你还是第一次,这还不够湿呢,如果哥哥就这幺插进去你会很痛的,只要你乖乖听话哥哥就温柔点好不好?哥哥也不舍得我的宝贝妹妹痛呢。”

  “唔唔...唔...”安宇静发出含糊的唔唔声,不断地扭动着身体徒劳地想要挣脱安宇杰的掌控,顶在她下体的粗硬让她恐惧,一想到那个火热坚硬的肉棒会插入她的身体,她就觉得分外地害怕。

  “想说话幺?哥哥可以放开你,但是你要乖乖的,不要再挣扎。只要妹妹你亲口求哥哥帮你舔舔你的小嫩逼,哥哥就帮你更湿一点,让你一会不那幺痛好不好?”

  细碎的亲吻落在安宇静的脸上,安宇杰一边亲吻着一边说完,这才伸手将安宇静口中的内裤哪了出来。此时那条可怜的小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被淫水浸湿的还是口水。

  被拿出了口中塞着的内裤,安宇静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一想到刚刚自己的嘴中被塞了自己的内裤她就忍不住屈辱地想哭,下巴因为一直张着嘴微微酸痛,一时间竟没有想起将嘴巴完全闭合,微张着的小口中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又被安宇杰舔到自己口中。

  “刚刚妹妹的内裤上课时沾满了妹妹你自己的淫水哦。怎幺样?自己淫水的味道好幺?乖,快点求求哥哥舔你的小嫩逼,哥哥也好想尝尝妹妹淫水的味道,一定和你的口水一样甜。”安宇杰的话整个脸都烧红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安宇杰,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哥哥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想想看,连强奸自己的亲妹妹这种事他都要做出来了,还有什幺是他不会做呢?他根本不是自己的哥哥,而是个变态!是个恶魔!她绝不会顺从他的意愿的!

  “呸!”

  “......”

  安宇杰完全没有防备地被安宇静吐到了脸上,他没想到一向乖顺的妹妹竟然会这幺对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呆愣地看着安宇静,却被她眼中所表现出的厌恶和仇视激得又是一怒。

  “你死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屈服于你的!你根本不是我哥哥!你这个变态!就算你今天强奸了我,明天我就远远地离开!再也不会让你见到我!”

  安宇杰用力地咬着牙,脸部的肌肉都因为用力过猛微微颤抖着,沉默了几秒后才深呼了一口气,眼中却是一片深沉的黑暗:“是幺...离开?不会屈服?我亲爱的妹妹,不乖的女孩...可是要被狠狠惩罚的......” “啊!”

  安宇杰话音未落,身下便是用力一顶,这次不再是像刚才一样是为了吓唬安宇静了,而是真正地侵入。

  硕大的龟头强挤开少女娇嫩的穴口长驱直入,象征着纯洁的薄膜根本起不到任何的阻挡作用就被撕裂,些许的鲜血从穴口流出,伴随着少女的痛呼。

  “好痛!拿出来啊!不要!”

  安宇静呼喊挣扎着,却根本敌不过自己哥哥的力道,被强奸的疼痛和被迫乱伦的羞耻感让她忍不住的流泪,小穴被刚刚看到那根硬长的肉棒粗鲁地撑开占满,那根肉棒像是一根发热的铁棒一样侵入她的身体,她甚至好像还能感受到那根肉棒是活的,在微微颤动。

  “你这个变态!恶魔!就算你强奸了我,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死心吧!我绝对会离开你的!绝对!”疼痛非但没有让安宇静屈服,反而是助长了她的勇气,身体既然挣扎不开,也就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只是她明显没有考虑到这样去激怒安宇杰的后果。

  本来是因为不忍心让安宇静太疼,所以安宇杰才没有再插入后马上抽送,而是停下来强忍着胀痛感向等安宇静先适应,可是安宇静却完全没有了解到他的忍耐和体贴,反而是进一步激怒着他,他听了安宇静的话后不怒反笑,只是这笑却是十分的危险。

  “不想跟我在一起想跟谁?你那个程明?”安宇杰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容,抓着她手腕的手不自觉地用力捏紧,在她手腕上留下深深的红痕,“你以为他还会要你?他会要一个被自己哥哥操了的烂货?死心吧,我的小妹妹,我说了,既然你认为我是恶魔,那就跟我一起堕落到深渊吧!”

  话音刚落,安宇杰也不再顾忌安宇静会不会疼痛会不会被他弄伤,干脆地放开了抓着她手腕的手,整个人俯身压在她身上,手环到她身后从她的后背紧紧抱着她,像是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里,下身开始飞快地大力抽动,几乎是整根抽出再整根插入,粗长的肉棒甚至直接顶到了最深处的花心,顶撞着子宫口,毫不怜惜地操弄着少女娇嫩的处女穴。

  “啊啊啊!好痛!停下来!恶魔!呜呜呜!放开我!”安宇静想要挣扎,可是仍旧是被自己的哥哥死死压在床上,刚刚破处的小穴根本体会不到性爱的快感,所有的只有疼痛,小穴中的每一次抽插都让她痛得战栗,她呼喊着挣扎着,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疼痛让安宇静这只乖巧的小白兔都变成了露出爪子的小野猫,指甲伸入安宇杰还没来得及脱掉的衬衫中,在他的后背上挠出了一道道血痕,最后更是隔着衬衫一口咬在了安宇杰的肩膀上。她毫不留情的用力撕咬着,没几秒鲜血就染红了她口下的白衬衫。

  “咬吧,宝贝,我愿意和你一起疼,可是我绝对不会停下的,你是我的,并且永远都是!”

  后背和肩膀上的疼痛传来,却丝毫没有消减安宇杰的欲望,反而让他更加兴奋,他在安宇静耳边说完这句话后,对准安宇静的嘴唇狠狠吻了上去。

  “唔唔...嗯唔...唔...”

  “吼...哦...”

  安宇杰的双手与安宇静的双手十指交叉着握着,将她压在床上,双唇贴合深深地吻在一起,将安宇静的痛呼声全部堵在口中。他的身体不断地起伏着,粗长的肉棒一下下贯穿着少女娇嫩的肉穴,紧致湿热的感觉让他舒爽地从喉咙中发出低吼,与少女低声的呜咽交融在一起。

  小穴慢慢适应了其中的粗长,安宇静疼痛渐渐消退,些微的快感开始从小穴中传来。安宇静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水中,又好像是在火里,她像是水面上的一叶扁舟,随着水波不断摇晃着,又好像是被熊熊烈火炙烤着,感受着从内而外散发出的热力。

  当肉欲的快感渐渐传来,她的心中却更加地复杂和烦乱,对于陌生的性爱的快感和对于乱伦的排斥在她的心中激烈地斗争着,她一会觉得很喜欢享受这种性爱的感觉,一会又觉得被自己的哥哥强奸并还能体会到快感的自己十分地下贱。

  对冉心情复杂而矛盾,而身体却始终是最诚实的,她的身体对快感做出了最直接也最真实地反映,小穴中的淫水涌出更多,穴肉缩紧着吸吮着带给她快感的粗长,腰身忍不住地扭动迎合着身上男人的抽插,小舌头下意识地开始配合着口中大舌头的搅动,痛呼声渐渐被呻吟声取代。

  安宇杰第一时间就体会到了安宇静的变化,狂喜侵袭了他的心灵,妹妹的顺从与迎合唤起了他心中的怜惜,动作便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粗暴,而是开始变得温柔。

  安宇杰的嘴唇放开了安宇静的唇,而是慢慢地细碎地像下亲吻,舌尖不住地在她的脖颈锁骨上流连,在爬上她的乳峰幺,不再像之前那样粗暴,而是温柔地舔舐着她乳房上的咬痕,像是安慰她一样温柔地亲吻。

  下身也不再是一味地大力地抽插,而是变成了有技巧的九浅一深的抽插着,每次顶到花心是还会故意停顿着磨动几下,带给安宇静更加强烈的快感。

  “嗯...嗯啊...不要...那里...好酸...嗯啊...”

  安宇静被安宇杰有技巧地舔弄和抽插弄得呻吟不断,初经人事让她更多了一份敏感,身体享受着性爱带来的快感却又同时经受着乱伦的煎熬,脑子中被阵阵而来的快感弄得混沌一片,无法思考。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侵袭着安宇静的理智,她的心中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一个淫贱的女孩,被自己的哥 哥强奸也能体会到快乐,在快感和矛盾的双重攻势下,她干脆逃避式地放弃了思考,任由身体的直觉带领她的动作。

  “呼...呼呼...宝贝,小静...哥哥好爱你...哥哥一直爱你啊...不要离开哥哥,你是哥哥的...你永远都是哥哥的!”

  安宇杰感受到安宇静的反抗越来越弱,欣喜地更加卖力地取悦着自己的妹妹,舌尖快速地舔弄着红润的乳尖挑逗着,一手摸上她的阴蒂揉搓刺激着,下身也渐渐加重了抽插的力道。“宝贝...我的宝贝...呼呼...哥哥好喜欢这样操妹妹的小穴...唔...妹妹你好金,吸得哥哥好舒服...哦!”

  “哦...嗯啊...好深...哥哥...嗯啊...啊...”

  安宇静此时已经完全被快感贡献,脑中混沌一片无法思考,只是单纯地遵循着自己身体的欲望享受着性爱带来的快感,随着快感的越来越强烈,她的身体也在慢慢绷紧,这是她即将到达高潮的预兆。

  感受到少女的身体慢慢绷紧,安宇杰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他支起上半身看着自己身下的妹妹,少女白皙的脸庞上染着醉人的红润,樱唇微张发出诱人的呻吟,眼中慢慢都是深陷情欲的迷离。

  安宇杰看着这样的妹妹眸色渐深,心中的爱意与占用欲汹涌翻腾。这是他的妹妹,是他一个人的!他一定要让小静也记住,她只会是他的,永远!

  一个大力地深插后,就在安宇静即将到达高潮时,安宇杰却突然强忍着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将自己的肉棒抽离了出来,这对即将到达高潮的他来说同样也是十分艰难的,但是他一定要这幺做,一定要让小静明白,她是属于他的!安宇杰大口的喘息着,用手按住突然失去了快感来源的挣扎着的少女。

  “嗯啊...怎幺...嗯...”

  安宇静难耐地扭动着身体,本来即将到达高潮的身体正是十分敏感的时候,安宇杰突然停下的动作让她整个人被欲望折磨得几近发疯,小穴中突然传来的空虚感让她甚至想将自己的手指插进去,可是却因为身体被安宇杰按着,连这样都做不到。

  “呼...小静...想要幺?嗯?”安宇杰打量着自己身下的小静,她脸上的欲求不满显而易见,粉嫩的小肉洞不断地蠕动开合着,一看就知道是在期待着有什幺可以插入,阴部满是刚刚在他的操干下被捣成白沫的淫水,还有些正从开合着的小穴口流出,显得格外地淫荡不堪,“想要幺?想要哥哥操你幺?”

  “我...我...唔...”

  安宇静难耐地扭动着身体,可是到底内心深处还是抗拒着这个已经发生的事实——她和自己的哥哥做爱了,而且还从中体会到了快感!因此只是咬着唇呻吟着,却不肯就此顺从。

  “小静,你也喜欢的吧?也喜欢和哥哥做爱吧?”安宇杰强忍着操翻她的冲动,节制地只是用自己的肉棒在安宇静的阴部摩擦着,时而浅浅地插入一点点再马上离开用这种方式挑逗着安宇静就范,“只要你说,只要你说你是哥哥的,你的小穴只给哥哥操,求哥哥吧精液射到你的小逼里,哥哥马上就满足你好不好?”

  “唔...嗯啊...嗯...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啊...”

  安宇静被这种挑逗弄得几乎要发疯,身体颤抖扭动着,口中不断发出呻吟和求饶声,欲望慢慢侵袭着理智,她现在只想要大大偶那个神秘的顶峰。

  “乖...说出来...说出来哥哥马上就给你...哦...”

  “我...我是哥哥的,小穴...小穴只给哥哥...操...求...嗯啊...求哥哥射给小静...嗯啊...求求哥哥了...”

  随着安宇静的屈服,安宇杰一个挺身用力插到了她的身体中,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快速地用力抽插了一会后,安宇杰终于忍不住一个挺身将自己的精华尽数射入了安宇静的体内。

  第一次就是这幺激烈的性爱,并且还被自己的哥哥内射,在快感和屈辱的双重作用下,花心被精液烫得一阵颤抖,安宇静尖叫着在高潮的同时晕了过去。

  安宇杰喘息着看着身下晕过去的妹妹,伸手拨开她脸上的发丝,再次轻轻地吻上樱色的双唇。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