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香蕉久草视免费视频6-大香蕉久草ar免费-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变态学生和老师

一间阴暗的大房间里,一名年轻男子正襟危坐的坐在背对门口的皮制沙发上,僵硬的背脊显示出男子此刻异常紧张的心情,而一点点细微的声响都可以使他如惊弓之鸟般全身警戒。

良久,房门被打开了,一名男子踏著如王者般的步伐慢条斯理的越过年轻男子所在的沙发,并在年轻男子对面坐下。

借著月光,年轻男子终於看清楚对面男子的脸孔……不,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少年的脸孔……那是一张极为邪魅俊美的脸蛋,细长且英挺的眉毛、坚挺的鼻粱、凛冽的眼神、以及那泄露著冷酷无情的薄唇,这样一张俊容和不容忽视的气势若在平时势必迷到许多男男女女,让他们心甘情愿放下一切、抛弃自尊,只求他随兴所至的恩宠。

但此刻,这张熟悉的少年脸孔,只让年轻男子觉得毛骨耸然。

「怎麽是你?!我要走了!」受不了这种令人颤栗的寂静,年轻男子首先打破沉默,并打算起身离开。

「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老师!」冷冷淡淡的声音从少年口中传出,没有提高音量,却听得男子浑身发颤。

在看到男子听话的坐回沙发上後,少年满意地点了点头并继续说道,「我们又见面了老师!很讶异再见到我吗?没忘了我吧?……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我想要你吧?…你不会以为我是说著玩的吧?!如果是,那可就惨了,因为我可是很认真的呢!」为了让男子感受到他的认真,少年还倾身向前,更加贴近男子。
但这些举动只吓得男子从沙发上弹起,而口中只是不断的重复著,「为什麽是你?为什麽是你?」

而男子的闪躲似乎令少年非常不悦,少年微微皱了下眉,接著便冷冷地吐出威胁的话语,「老师~~,如果你再不坐好,我可是要生气喽!你不会希望我生气吧?」

男子闻言只得坐回沙发上,虽然觉得这样很窝囊,毕竟自己身为一个成年人,又是那名少年的老师,但自从那个强暴事件後,他真的是可耻得怕他怕得要死。
「这样才乖嘛!」少年见状,满意的开口。「听说你打算用你的屁股来赚钱啊?老师~~,你这样我可是会心疼呢!」

听著少年羞辱自己的话语,男子不知因为愤怒还是羞耻全身不住的发抖,他甚至必须双拳紧握,才能克制自己不要夺门而出。

「我打算怎麽做,和你没关系吧?!」虽然极力保持冷静,但男子颤抖的声音已经泄露了他的恐惧。

「老师你这麽说,很失礼噢!怎麽说我都上过你一次了,见到老师有难,我怎麽能不帮忙呢?况且我也很满意你那里的,更是应该好好奖赏你一下才是……
不如就让老师专门来服侍我好了,如何?」

「我要走了!大不了我换另一家俱乐部!」说著,男子真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快步地朝门口走去。

「老师,你也太天真了吧!你认为有其他俱乐部敢收我要的人吗?」

「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男子不可置信地转身。

「你说呢?!我可是看在我挺喜欢你的份上,才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只服侍我,你怎麽说?要爽快的答应做我的宠物了吗?……还是老师比较喜欢每晚让不同的男人玩呢?」

「老师,你最好赶快决定,我不是个很有耐性的人!……对了老师,如果你想拒绝也无所谓,不过不晓得你的儿子等不等得到你筹足那笔钱的时候。」
这一番话明白的提醒了男子自己目前的处境,成功地让男子停住了脚步。
「怎麽样?决定了吗?老师」

「小麟……他……我希望他能接受最好的治疗……最好的照顾……你能保证
吗?」虽然知道只要答应他就是把自己推入地狱般的生活,但他知道只要眼前这名少年答应,这会是小麟最好的机会,而自己似乎也没有拒绝的权力,因为他知道少年不会接受拒绝,而他也真的有这个能力使自己无法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立足,

就如同那个事件……

「老师,你觉得你有跟我讨价还价的本钱吗?」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坚定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OK!看在你在这种情形下还有这个胆子和我谈条件,我明天就会打电话给医院,这样可以吗?老师?希望我的付出有它的价值……现在,过来!」
少年从身旁的办公桌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并要求男子在上面签名。

「这是一份契约,言明从今天起你将成为我的宠物,必须完完全全服从我的所有命令,满足我的欲望……放心,你要是乖乖听话,我绝对会好好保存这份文件的……还有,希望你不要忘记一点,那就是我的命令是决定的,你不会希望惹我生气的,因为那绝对会让你的日子很难过的,听明白了吗?」

「嗯……」一想到自己将来可能会有的生活,男子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麽了。

「回答我!老﹏师﹏!」

「我听到了……」

「很好,你现在先出去,会有人带你到另一个房间,你先洗个澡在那等我,还有不准穿衣服,我要见到你一丝不挂」

看著男子离开的背影,少年的嘴角仰起了一抹残虐的冷笑。

我终於得到你了,黎老师……

刚洗完澡的黎老师,静静地坐在房间正中央足以容纳三个成人的大床上,床上铺的是最高级的羽毛被褥,地板上是触感柔软的白色长毛地毯,连房内的其它家具、挂灯、书柜都是名家设计上等质地的高级品,不过黎老师根本没注意到,只是专心地看著手中的项链,不时还抬起手来像对待情人般轻柔地抚摸著它……
小娴……小娴告诉我,我这样做对吗?

那天下午被那个混蛋强暴的景像,还一直清清楚楚地在他脑海里不断重播,可怕的经验让他到现在都睡不安稳,半夜里总是被恶梦惊醒。

记得半年前刚进学校时,其他老师就曾经警告过他,学校里有不少恶名昭彰的学生,他带的那一班更是全校老师避之不及的班级,尤其班上带头的那一个後台强硬,很多老师学生被欺负了都只能自认倒霉。

本来他还不怎麽相信一个高中生能坏到哪里去,毕竟他也不过和自己的儿子小麟差不多大而已,不是吗?

但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那天结束後,双股间的疼痛让他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走路,如果不是仅剩的自尊和傲气支撑著自己,他可能早就放声大哭了。

那个混蛋摧残的不只是他的肉体,更是他身为男人的尊严。气愤难当的他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就这麽赏了那家伙一拳,虽然事後证明那实在是挺愚蠢的行为,不过不是说梁聿麒不该打,而是自己实在不应该在毫无筹码的情形下随意挑衅,因为他根本斗不过梁聿麒。

隔天,伤势严重的他根本下不了床,以病重为由打电话到学校去请假时,才发现他已经被解聘了,而理由居然是他的经验不够!X的,如果认为他不够经验,一开始为什麽要请他?!後来同事私底下告诉他,梁聿麒不知为何,向学校施压要他们一定要解雇自己。

不只如此,他之前打工的几家补习班也先後要他另谋高就,而试著去找别的工作时,面试人员总是一脸暧昧地说他们请不起他这位大神。

然而像是嫌他不够凄惨似的,从小就有心脏毛病的儿子,病情突然加重,严重到必须住院调养,而主治医生更告诉他,如果再不赶快动手术,他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在没有收入又找不到工作的情形下,他根本拿不出那笔手术费,甚至连住院费都成问题。

在无计可施的窘境下,他决定去应徵俱乐部的男公关,因为听人家说如果肯卖的话,一次就可以拿到不少钱,如果幸运遇到好一点的老板的话,或许还可以预支薪水。虽然百般不愿意走到这一步,但在急需用钱的情形下,牺牲自己早已污秽的身体又算什麽呢。

但他完全没想到俱乐部的老板居然就是梁聿麒,他还只是个高中生不是吗?
这时他才发现梁聿麒的势力远比自己所想的来得大的多了。

而他也终於了解了原来先前的一切都是梁聿麒设计的,逼得自己走投无路,然後到头来只能向他低头,他知道他是在示威,证明自己只能任他摆布,而稍微有点骨气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是要转身就走……但他不能,他还有小麟在等
著他……

小麟是小娴留给他唯一的纪念,不管付出什麽代价,他都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听到声响的黎老师,很快地把项链收好後,就看见梁聿麒走进房里并顺手将房门关了起来。

「真的在等我啊?老师」

「不先过来欢迎一下你的新主人吗?」梁聿麒坐在房间沙发上对著床上的黎老师命令道。

从床上站了起来,听从命令全身赤裸的黎老师压抑著羞耻,战战兢兢地走到梁聿麒的面前停了下来。梁聿麒探索的目光让黎老师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全身微微颤抖,那天的记忆还清晰得宛如昨日,而在梁聿麒饱含情欲的注视下,那曾被狠狠侵犯过的地方又隐隐发痛。

梁聿麒用力一拉,将黎老师按跪在自己双腿之间,「先用你的嘴帮我来一次吧!」

黎老师张口结舌地瞪著眼前仿佛说著另一种语言的少年。

「听不懂吗?就是先用你上面的嘴帮我的这里……」梁聿麒拉著黎老师的手来到他胯下的突起。

「啊!」听到那麽露骨的淫秽言辞,黎老师羞得满脸通红,飞快地一把将自己的手抽回,「我懂你的意思,你不要说得那麽清楚。」

「懂的话就来吧!」梁聿麒双手枕在脑後,整个人向後靠在椅背上。

「我……我…我不会。」黎老师的脸更红了。

著迷於眼前娇态的梁聿麒也放软了口气,「不会就慢慢学。」梁聿麒引导著黎老师的手来到胯下,并拉开裤子拉链,随之弹跳而出的硕大吓得黎老师连忙想退後,但梁聿麒一把扣住他的手,不让他离开。

「含住它!」

什麽?!黎老师闻言瞪著眼前的巨大拼命摇头。

「快点!不要拖拖拉拉的!」并用力将黎老师按向自己。

「不想挨打就快点!」

黎老师两手扶住眼前的硕大,闭上眼睛,将它含进嘴里。异物进入口腔的不适感让黎老师直想呕吐,但梁聿麒已经先一步用双手扣住他的头。

「用舌头去舔……对!就是这样…嗯、嗯…小心牙齿……喔﹏好舒服﹏」
感觉到口中少年的分身正慢慢涨大,嘴巴已张到极限的黎老师难过地皱著眉,而眼前少年舒服的呻吟声,让黎老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悲惨的处境,全身赤裸,跪在一个穿戴整齐的少年脚下替他口交,他好想哭……

分身被温暖的口腔所包围,梁聿麒舒服的呻吟出声,双手更是不由自住地滑下了黎老师的头发、颈项,抚摸著他滑嫩有弹性的背部,最後沿著线条优美的背脊,一路摸上了黎老师结实的臀部。

感受到臀部被触摸,黎老师紧张地全身一震,牙齿也跟著咬上含在嘴里的异物。

「啊!」

梁聿麒痛的一把将黎老师推开,站了起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如果不要乱摸…我也不会……我吓到了…才、才……」黎老师一边拼命往後爬一边解释。他不是故意的,虽然那时候他是真的很想这麽做,但他也只是想想而已,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同样身为男人,他当然知道那样有多痛。而看著梁聿麒凶神恶煞地朝自己迈进,黎老师只觉得自己死定了。

「这麽说…还是我的错喽?!」梁聿麒挑高了一边眉毛看著脚下的男子。
本来就是嘛!不过……「对不起、对不起…」聪明人应该都知道现在不是说实话的好时机。

「过来趴好!」梁聿麒比了比身旁的茶几。

知道抵抗只会带来更多折磨的黎老师,顺从地趴在茶几上,只见梁聿麒解开腰间的皮带,下一瞬间,黎老师就清楚地感觉到皮带抽打在他雪白双丘上所带来的灼热感。

啪!啪啪!啪!啪!……………

「啊!……嗯…嗯嗯…嗯……」除了第一下打下来时,黎老师在挨打的过程中,一直是咬著下唇以避免自己会可耻的叫出来,甚至到嘴唇都破皮了,血顺著嘴角流下来,他也不肯松口或开口求饶,因为他认为这是他所剩下最基本的尊严和坚持。

在打了十多下後,黎老师感觉到抽打终於停止了,虽然梁聿麒将力道控制的很好,使他不至於受伤,但打在柔嫩的臀部上也够他受的了,他可以想见自己的臀部现在一定是一片红肿。

然而他还没从疼痛中恢复过来,耳边就传来梁聿麒的声音,「不乖的宠物是需要惩罚的……现在,到床上去吧!」

接下来,又是令黎老师恐惧万分的粗暴掠夺,然而对於黎老师来说,唯一的幸运大概就是由於先前被侵犯的身体尚未完全恢复,使他很快便失去意识,昏迷了过去。

顶部zmm891224发表于:2003/01/1008:06am
发泄完欲望的梁聿麒,神色复杂地站在床边看著早就昏迷不醒的黎老师,原本完美无瑕的背部现在已经是一片青紫,浑圆的双丘上布满了抽打的红肿痕迹,双腿间被狠狠蹂狞过的地方更是惨不忍睹。

他为什麽这麽倔,为什麽不求饶,很痛的不是吗?……瞧,嘴唇都咬破了…
…梁聿麒不自觉伸出手想帮他擦拭唇上的血迹,但随即又缩了回来……他这是在干吗?不过是个宠物而已,只是他拿来泄欲的玩具,不是吗?

然而他却不晓得该如何解释为什麽在身下的人完全没反应的情况下自己还坚
持侵犯他的举动……平常对於这种不受教的宠物,他早就狠狠地教训他一吨了,哪会像现在一样,不但什麽事都没做,还看著他的睡脸发呆。

从15岁开始,他陆陆续续有过不少男宠,而黎老师虽不是最好看的一个,却是唯一一个让他全身血脉奔张、蠢蠢欲动,情不自禁便想狠狠折磨的人。
记得第一次看到他时,他就穿著一件简单朴素的T-SHIRT和白色休闲裤,朝气蓬勃地走进他们教室。充满年轻气息又幽默风趣的他,脸上总是带著一抹阳光般的自信笑容,而当他站在讲台上专心讲课时,全身更是散发著令人无法忽视的耀眼光芒……耀眼的让他直想抹黑他阳光般笑脸,享受他在自己身下哀嚎求饶的模样。

一遍又一遍的,他幻想著将台上的男子剥个精光,压在地上肆意折磨时将带来的快感。

然而不够,心底的野兽呼喊著更多……他想要他,想要彻底地占有他、驯服他,他的反抗莫名地刺激著他嗜虐的本性……

「现在你已经属於我了,在我还没厌倦你之前,不论是谁都不准夺走,连你自己也不准,懂吗?」梁聿麒伸出手轻柔地在黎老师细致的颈项上抚摸著,脸上却是令人生寒的残酷表情。

一早,被刺眼的阳光扰醒的黎老师,抬起手想挡住阳光,却发现自己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而且只要稍微动一下,刺痛的灼热感就不停从下体传来,让他直皱眉。

「不晓得那家伙昨晚做了几次,哼,没想到自己这麽耐操呢,这样还死不了。」
黎老师语带嘲讽地挖苦著自己。开朗的个性让他即使面临这种惨境还能苦中作乐。

「啊!你醒啦!」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黎老师著实吓了一跳,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床边还站了个很年轻的可爱女孩。

「噢……你是?」

「你好!我叫夏雨,你叫我小雨就好了。」女孩笑著回答。女孩看起来是个很爱笑的人,从刚刚就一直笑著,露出可爱的小酒窝。

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像小麟呢!「‘下雨’?!很特殊的名字呢!呵呵……」
黎老师难得的展露出自那个强暴事件後就很少露出的笑容。

「黎先生,你不要取笑我啦!是夏天的夏啦……喔…是少爷告诉我你的名字的,他派我过来服侍你……啊!少爷要我你一醒来就告诉他的。」随即还没等黎老师反应过来又害怕地赶快跑出去了。

「小雨,等……」如果可以,他真不想见到那家伙……

没一会,黎老师就听到他这辈子都不希望再听见的声音。

「老师,醒了吗?」梁聿麒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著趴在床上的黎老师。
「老师,你也太没用了吧?!随便做一下就昏迷不醒……不过,你在床上的反应实在跟只死鱼没什麽两样,醒著跟昏迷我看也没什麽差别………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调教调教你的。」梁聿麒嘲讽的口气在最後突然转为阴狠,并一把箝住黎老师的下巴,迫使他仰起头看著自己。

黎老师只听得全身发抖,双拳不自觉地握紧,他为什麽得听一个未成年的小子教训自己,我在床上像不像死鱼干你屁事!……虽然自己将身体卖给梁聿麒但不代表他连尊严都可以让他糟蹋,黎老师在心里将梁聿麒骂了几十遍,这才稍微平复了些他愤恨的心情。

看到黎老师因下巴吃痛而眉头紧皱,梁聿麒才满意地收回手。「拿去!这是治疗你後面的药……这一个星期你给我乖乖地待在房间里休息,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下床,一个星期後,你要是再没好,我们就走著瞧!」说著,就从口袋里拿出一罐药,并将它抛到黎老师的眼前。

然而黎老师并没有伸手去拿,只是满脸疑惑地看著眼前不晓得在玩什麽把戏的少年……这家伙有这麽好心?

「你那是什麽表情?!……我不要一个不能用的宠物,我是要你来服侍我的,你做没几次就昏了还服侍个屁啊。」梁聿麒难得好心地解释道。

虽然对於梁聿麒要自己休息的举动,黎老师有些存疑,但自那天起,梁聿麒倒也真的没再出现过,而他给的药也真的是挺有用的,受伤的下体早在休息了两、三天後就恢复得差不多了,不会再连翻个身都痛得死去活来。

而接下来的日子对黎老师来说倒也是过得挺惬意的,不但不用被梁聿麒侵犯,小雨更是将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除了奉命不准让他离开房间以外,她都会尽量满足他的一切要求,甚至只要一有空,她就会带几本书来陪自己聊天,让他不至於那麽无聊。

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小麟的消息,他曾经打过电话到先前的医院去询问,得知小麟已经被转到私人病房,但他们却不能泄露他现在的病房号码和电话,他甚至请小雨帮他到医院去查查,但得到的结果也是一样的,他这才明白一定是梁聿麒故意封锁消息,想必是想借此来控制他吧。

哎……不晓得小麟怎麽样了?他一向黏自己黏得很紧,先前要把他送进医院,他还跟他闹了好一阵子的脾气,这下怕不把医院闹翻了……不晓得手术进行的如何了?想到小麟,黎老师的脸上就不自觉地露出了宠溺的笑容……

虽然小麟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他却认为他们之间甚至比亲父子还来得亲密,或许是来自他们共同的牵系小娴吧。

他还清楚记得,那年他十七岁,才二十一岁的小娴在外地念完书回来时,身边却带一个五岁大的小孩,未婚生子!这在当时那个保守的小镇是多麽罪不可恕啊,他仿佛还可以看见瘦弱的小娴跪在大厅里接受长辈们责问时那令人心疼的背影,以及当他向双方家长提出愿意娶她时她那震愕的神情。

其实他从小就一直爱慕著这个大他四岁的文静姐姐,虽然很难过等待多年的女孩心有所属,但他又怎能让心爱的女人独自承受委屈,更何况还有个无辜的小孩,於是他们在他高中毕业那年结婚了,他甚至还可以听到自己当时稚气的声音——‘希骥最爱小娴姐姐,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受委屈’。

婚後,他那爱面子的老爸不能忍受他已经有个同性恋的大儿子,现在还有个捡破鞋的老二,於是他和小娴只好搬出去住,他则半工半读地继续念大学,虽然过得很辛苦,但却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日子。

然而小娴却在结婚三年後罹患癌症去世了,留下他和小麟两个人相依为命,幸亏小麟是个贴心的孩子,这六年来也陪他走过不少个孤单的夜晚………

不行!我要见小麟!……想著想著,黎老师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就要往门口走去。

这时,小雨刚好从门口进来,见到黎老师一副要离开的样子,紧张地连忙阻拦,「黎大哥,你要去哪?」

「你让我出去,我要去找小麟!」

「黎大哥!你都不知道小麟现在住哪,你要怎麽找啊?」

「……你们少爷呢?!我要亲自问他!」黎老师决定还是直接问梁聿麒会比较快。

「黎大哥……这…这……你不要为难我了,好不好?」

「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是拜托你,我真的很想见我儿子……拜托你……」
「……少爷在书房。」禁不住黎老师的恳求,小雨终於还是放行了。

「谢谢!」

问明了书房的方向,得到自由的黎老师很快地来到书房前,心急的他甚至连门都没敲就直接闯进去了。

然而房里的景像却让他震惊地像被雷打到似的动弹不得,一时间也忘了自己来的目的。

只见梁聿麒叉开双腿坐在沙发上,双腿间跪著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孩,正卖力地替他口交,而在沙发前,另外还有三组男孩,两人一组或三人一组的互相口交著、奸淫著,淫乱的叫声以及男孩的哭喊声不时地充斥在宽敞的书房里。

察觉到有人闯入的梁聿麒,不悦地想著不晓得是哪个不长眼的仆人胆敢不敲门就闯进来,「我不是说过不准进来打扰我吗?………老师?!……你不乖乖待在你的房间里,跑到这来做什麽?」转头看到进来的人居然是黎老师,梁聿麒的火气更大了,语气也更加冰冷。

而房里的男孩们突然见到有人闯入,全都停了下来,并遮遮掩掩地想掩饰自己暴露的身体,但在梁聿麒隐含怒气的威喝下,所有人又吓得继续先前的动作。
「我有叫你们停下来吗,嗯﹏?」

黎老师这时才从先前的震惊中恢复,连忙开口说出自己的要求,「我要见小麟!」

「我让你下床了吗?……你胆子挺大的嘛。」小麟、小麟,你除了这个,不会说些别的吗?!如果不是为了小麟的事,我看你还巴不得我就此消失,根本不可能像现在一样自己跑来找我……我现在这是在干吗?跟他计较这干什麽!
虽然梁聿麒说话的语气冷冷淡淡的,但黎老师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怒气,一瞬间四周的空气仿佛降低了几十度,令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其实不只是他,男孩们也都因感受到了梁聿麒的怒气,而微微地颤抖著。
而正在梁聿麒帮口交的男孩甚至还因抖得太厉害,让牙齿碰触到口中的分身,只见梁聿麒重重地甩了那男孩一巴掌,力道之大让男孩的半边脸登时肿了起来,不过男孩却没胆子去摸疼得发烫的脸颊,只是跪在地上不停地道歉,看得黎老师心疼不已。

「你需要发那麽大的脾气吗?」

「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有那个闲功夫去管别人?……好,你爱管,我就让你管个够!……你们全都给我出去!」不知为何,梁聿麒只觉得自己现在非常、非常的不爽!

得到命令,那些男孩全像逃命似的,没一会儿就跑得一乾二净,很快地书房里就只剩他们两人。

「我没有要管什麽……我只是想见我的儿子……我知道,医院的消息是你封锁的吧?!」

见到梁聿麒的残暴,黎老师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将来意重述了一次。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很明白自己所拥有的优势,梁聿麒只是一脸高傲地反问。

「那你想要我怎麽做?」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後,黎老师尽量使自己放低姿态。

「怎麽做,老师不是最清楚吗?还需要我说吗?」

他当然知道!

只是虽然满心的不甘愿,黎老师还是强压下羞耻,双手颤抖著脱掉自己的衣服,赤身裸体地走到梁聿麒的面前,在他的注视下跪了下来,并将眼前的分身含入口中,生涩地舔弄了起来。

「嗯嗯……老师的技巧有进步喔﹏嗯…」

被熟悉的温热感包围,梁聿麒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身下的那一点,没多久分身已经在黎老师的口中肿胀挺立,酥麻的快感不断地从身下那一点传来,让梁聿麒情不自禁地抓住黎老师的头前後抽动了起来。

「呜…呜呜……」

分身在口中抽插,几次都深深插入口腔顶到喉头的感觉,让黎老师非常的不舒服直想呕吐,数度想逃离这极度的不适感,然而却无法挣脱梁聿麒的钳制,只能无力地任他摆布抽动。

突然,黎老师感到有个东西交到他手上,正在感到疑惑,耳边就传来梁聿麒的命令。

「把这个涂在你的屁眼里……不要磨磨蹭蹭的,快点!」

黎老师只是稍一迟疑,梁聿麒已经一个巴掌打上他的臀部,於是他一咬牙,将沾著润滑液的手探向身後,接著心一狠就把手指插了进去。

「……喂,嘴不要停啊!……涂好了没?」见到黎老师停止了动作,急欲宣泄的梁聿麒也不管他到底弄好了没,就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由下而上地将自己的坚挺顶进了他依旧紧窒的後穴,跟著没有让他有适应的时间,就握住他的腰粗暴地律动了起来。

「啊!」虽然由於润滑剂的关系,让黎老师不至於感到以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但内壁突然被强迫撑开所带来的疼痛也够他受的了,再加上怪异的姿势,让他觉得每一次的挺进似乎比以前更加深入他的体内。

「……下次润滑液涂好一点就不会那麽痛了。」看到黎老师难过地紧皱著眉,梁聿麒居然开口安慰了,但很明显地黎老师并不这麽认为,心里只是不断地咒骂著身下不停折磨著他的恶魔。

黎老师一直紧蹙的眉头,没来由地让梁聿麒心生不悦,然而手却早一步违反意志地探向黎老师胯间软趴趴的分身,不停地搓弄给予刺激,指尖更是不时轻划铃口,引来阵阵颤栗。

天晓得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泄欲过程中爱抚对方!

身下敏感的部位被温暖的手包围、挑逗,黎老师只觉得一股热流在体内不停地乱篡,酥痒的感觉随著欲望的苏醒蔓延在他的四肢五肺,身下的分身持续涨大坚硬,连身後原本令人难以忍受的律动,现在都带给他一种不可思议的快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扭动了起来。

「老师﹏你还真是天生的受耶……这麽有感觉。」

黎老师不能自己的媚态,更加刺激著梁聿麒的欲望,让他不由得加快了身下的掠夺,同时温热的舌尖灵巧地缠绕上眼前诱人的果实,不停地啃咬著、品尝著,大手也不忘地继续抚摸著那已经不堪任何挑逗的分身。

在多重的刺激下,痛楚与快感交织而成的浪潮淹没了黎老师最後的理智,让他无法抑制地呻吟出声。

听到自己放浪的呻吟声,黎老师登时被吓醒,不可置信的发现自己方才居然可耻地沉溺在梁聿麒粗暴的掠夺下,他气梁聿麒用这种方式来羞辱自己,但他更气自己的不争气,於是他紧咬下唇,无视身後不停传来的刺激,打定主意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梁聿麒怎麽可能就这样放过他,他抓紧黎老师的腰重重地向上一顶,成功地让黎老师放声大叫。

「老师,专心一点!……不准给我忍著!我就是要听你的声音。」说著,又是重重的一下,引来黎老师突然的一震,内壁不断地痉挛收缩,接著就感觉到一股热流射入他的体内,身下的欲望也跟著解放在梁聿麒的手中。

释放过後的黎老师全身虚软地趴在梁聿麒的身上,羞愤地不发一语。

然而耳边却不断传来梁聿麒恶劣的言语,「老师,你真是天生伺候男人的料啊!随便一挑逗就骚成那样,比女人还媚呢,更不用说你的体内是多麽紧热,啧啧啧……」

梁聿麒边说著极尽侮辱的话语,边轻佻地用手指刮弄著黎老师俊帅的脸颊。
年纪轻轻就能让他那恶魔般的父亲将帮下一个堂口交由他负责,梁聿麒那善於将他人的心理玩弄於股掌间的手段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他晓得要如何彻底打击一个人的自尊心,让他们变得像狗一样听话。

「瞪我?!……怎麽?不服气吗?……要不要再试一次看看?」看到黎老师射向自己的愤怒眼神,梁聿麒觉得自己的欲望又再次蠢蠢欲动。

什麽?!还来!黎老师一听,害怕地想从梁聿麒的身上站起,然而这个举动只是更加刺激著一直埋在他体内的分身。黎老师惊恐地感觉到方才已经软下去的分身,很快又在他体内涨大坚硬,再次撑开他窄小的内壁。

「去哪啊,老师﹏」看到黎老师明显的惊慌,梁聿麒只是朝他邪邪地笑了笑,接著就著下体相连的姿势,翻了个身,并让黎老师转身趴在沙发背上。

「啊﹏」分身在体内大幅度转动所带来的刺激让黎老师哀叫出声,双丘不停地颤抖,被迫跪在沙发上的膝盖更是虚软地无法支撑自己的重量。

然而不顾他的意愿,身後的男人将他的大腿拉得更开,接著便开始了另一轮狂暴的占有,强而有力的贯穿不断地从身後被进入的部位传来,前端才宣泄过的欲望又在男人的抚弄下再次抬头,寂静的房间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声和淫糜的肉体撞击声。

这种疯狂的占有一直持续到梁聿麒第三次释放才结束,然而黎老师这次虽然再没有昏迷过去,但也已经是被累得连稍微撑起自己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虚弱地维持趴在沙发上的姿势等待体力回复。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